官方微信

[快讯] 黄柏人相聚大运河

0
389
yh1455654853 发表于 2019-1-10 22:07:48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黄柏人相聚大运河

历经一波几折,历时数载,一部再现黄柏河水电工程建设实况,再现四十年前数十万建设者激情岁月的《为有源头活水来》,终于敞开心扉,面见读者。文中辑录了30多位作者、40余篇计27万5千字的高质量稿件,将当年的决策者、指挥长、设计师、水利专家的雄才大略一一呈现,将数十万建设者甘苦与共,投入治水建设的魅力风采一一呈现。黄柏人用全部的心血和汗水,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,谱写了一曲曲不朽的治水赞歌。

冬日的暖阳,温暖着大地,也温暖着一个个当年的黄柏人,温暖着一笔滔滔书写《黄柏之恋》的吕云洲先生,温暖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战斗队队长田明家先生。他们从枝江风尘仆仆地赶到宜昌,把凝聚着所有黄柏人智慧和忆往的《为有源头活水来》送到当年的邹碧益连长手中。

黄柏人相聚在堪称“都市田园”、“滨水湿地”的宜昌运河公园。因为运河源源流淌的水源,来自于汤渡河水库,自1960年开始,为宜昌城区连绵不绝地输送了42年,成为宜昌城区的主水源。

黄柏河分为干流和东西两条支流,而汤渡河水库建在黄柏河干流上。属于黄柏河的西支支流。东西支流的发源地不同,在夷陵区黄花乡的两河口汇合,成其为干流,在葛洲坝上游注入长江。

曾经清澈明镜般优良水质的汤渡河水库水,在受到西支上游的无数个矿产、煤窑开采、石灰加工利用后,导致矿石*污*染,水质也由一类水源直线下降。

2002年后,在水质严重遭受*污*染的情况下,宜昌人民选择了从黄柏河东支支流引水至官庄水库,再输入宜昌城区,而成为主水源。这是从植被完好覆盖的大山里,从原始深山老林的远安县黄柏河流域汩汩流淌出来的清泉水。

在“绿色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指引下,如今的运河,也像大山深闺里神奇的黄柏河水一样,清了,绿了,美了。

蜿蜒流经宜昌城区范围内的运河,连同附近若干个鱼塘、低洼水田,被乌桕、朴树、香樟、三角枫、菖蒲、芒草、竹

等各色树种填充,木栈道、人行天桥、青石板路,循环穿行其间,俨然装扮成市民、游客休闲、漫步、品茗、垂钓的理想之地。

漫步于木栈道天桥上,每行走一段,就有观景平台。登上观景台,可以环顾前后左右四方美景,空中栈道与地面道逶迤缠绵,挺立伟岸的落羽杉,深扎水中,翠绿一片,棕红一片,绯红一片,如多姿少女,楚楚动人。

翠鸟啼鸣,叽叽喳喳,嘎嘎呀呀,扑闪着翅膀,穿行于林间,与过往游客热情招呼。

老爷爷、老奶奶们,坐在公园廊道里,或坐在林间台阶上,大声哼唱着《沙家浜》《打金枝》《霸王别姬》等经典的京戏。悠扬的歌声,随身带着的播放机,飘出优美的旋律,在林间久久回荡着。

伫立在木栈道上深情眺望,银杏叶,杉树叶,黄的一片,红的一片,点缀着碧如的运河水。渐老枯荷,浮于水面,像圆圆的大小不一的筛子。这黄的、红的叶片,在筛子的缝隙里缓缓移动,在落羽杉膨大的基部周围缓缓移动,更显水中落羽杉的亭亭玉立。

这漂浮的荷叶,水分从其外延逐步失水,渐枯,翻卷,筛子里好似盛满丰收的果实。有的全枯黄萎,变黑,渐腐,化腐为水,成为落羽杉和野鱼野虾的天然有机养料,为健康循环的绿色生态尽一份力。

有的说这不是一般的荷叶,是王莲。

近观,比荷叶面大很多,碧水中漂浮的伞状粗茎,每根0点5米至2米不等,每根茎杆表皮粗厚,有小锥状凸出,平伸于水面的长长粗茎顶部,是平铺于水面的大圆盘,这大圆盘形似荷叶,又形似箕,叶面有小刺,叶反面布满伞状茎,刺手。

其主茎应该深深直立于塘中淤泥里,方才能够承受住水面上游动的外力作用。

还有若干个小筛子,可能出生迟,由于温度下降,只好快快结束生长期,但仍保持着原有的筛子形状,只是面部来不及展开,众多小刺聚拢在叶面,形似刺猬卷缩又展开,刺中带肉,肉中有刺,非常特别。

顺着水面漂浮的荷叶,渐次放大视角,若隐若现的木栈

道天桥,棕红密集矗立的落羽杉林,高耸入云的楼宇呈现出柱状、条状、筒状,倒映于碧如清澈的河里,呈现出原始美景,尽收眼帘。

运河公园里四季最美当属秋,我们赶上了。无论哪个角度、哪个方位,都颇像浓缩的九寨沟。

这是宜昌的九寨沟!

陆游笔下的花鼓齐鸣、摇动峭壁的美景,雄鹰振翮、好不快哉的愉悦心情,也足足让我们体验了一番。

穿越40年的黄柏人,将黄柏河治水战役洒下的泪水和汗水汇聚而成永世不绝的甘泉,汩汩流淌至宜昌城区和枝江城区的千家万户。3位老战友,3位黄柏人,同为“50后”,同为枝江老乡,年龄相近,兴趣相投,把大好青春年华都献给了黄柏河治水战役,后奔赴各地,阔别40载,只为把当年的足迹遍寻,把今为生态湿地、人间天堂,且与黄柏水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运河公园作为见面之地,意义非凡,富有特殊的纪念意义。

莅临轰隆轰隆的跌水池边,聆听哗啦哗啦的流水声,黄柏人好似回到了五星红旗迎风招展的建设工地,勾起了日夜奋战在黄柏河战役的一幕幕往事。

邹碧益连长,在黄柏河战役中,作为连一级的最高指挥官,全年战士的首长,除了严格管理每个战士遵纪守法,处理各项行政事务外,还带领战士们,开山炸石,石头、石子四处飞溅,砸伤、炸伤的不计其数,有的甚至壮烈牺牲••••••

两弟兄和两姊妹相恋,后来姐姐因公瘫痪,哥哥弟弟轮换照顾,在哥哥去世后,弟弟——我们这里称小叔子,接着悉心照顾,直到姐姐生命终了••••••

身为政工组长的吕云洲先生,负责战地党委的日常管理、理论教育、宣传工作,服务领导,联络上下,关心战友生活,宣传先进典型,实录波澜壮阔的治水画面,一桩桩、一件件,往事历历在目••••••

战斗队队长田明家先生,上为领导分忧,下为队员解愁,带领青年突击队员,敢于挑战,流泪流汗,吃苦在前,努力奉献,奋斗不止,排险情,战顽疾,处处彰显人格的光辉••••••

阔叶麦冬,一片深绿,低垂于木栈道旁的缓坡上,多彩鸢尾已进入冬眠,运河岸边的格桑花,依旧灿烂绽放,酒吧风情街中,传来《人生本是永无止境的攀登》的励志摇滚,几位耳顺之年的黄柏人,淡定、率性地行走于运河边,在一处接一处的木栈道上,脚底有节奏地发出“噔、噔、噔、噔”的声音,感受清风吹拂的惬意,欣赏溪流潺潺的美妙,聆听哇哇、哑哑、咕哚的鸟鸣,一路行走一路歌••••••
全部回复0 只看楼主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楼主

入门会员

热门推荐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

皖公网安备 34182302000041号